2016年08月02日

“雪佛兰·红粉笔”启动乡村教师培训项目

说起科幻作家刘慈欣,大部分人可能会想到他去年获得雨果奖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殊不知,大刘还有另一部让人读后潸然泪下的短篇小说——《乡村教师》。小说关注的虽然是一个和“科幻”二字看上去毫不相关的群体,却通过外星人的视角完成了对坚守三尺讲台,鞠躬尽瘁的乡村教师们的礼赞。

小说中,贫病交加的乡村教师李宝库拼尽最后一丝气力让四个乡村孩子背下牛顿力学三大定律,而这三大定律最终从外星人除星行动中拯救了地球文明,乃至整个太阳系。故事内容看似有些荒诞夸张,就是这样一个在外星人眼里“两代生命体之间传递知识的个体”——教师,成为了赢取一场力量对比悬殊战争的关键。与其说这是对当下一些人口中“读书无用论”的最有力批驳,不如说是想唤起公众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关爱和尊重。

李宝库是中国广大乡村教师的缩影,他们生活清贫,却甘愿用尽自己毕生所学,点亮孩子们的精神世界。过去十年间,雪佛兰·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走访的支教学校里就有许多象李老师那样默默无闻,坚守岗位的好老师。在历次支教经历中,令所有志愿者触动最深的,不是艰难困苦本身,而是在这种条件下老师们的隐忍乐观,以及对教书育人的执著信念。而我们也有幸听到了他们的一些心里话,虽无华丽辞藻,但却朴实真挚:

一直在乡村学校任教,我深刻理解家长对孩子们的希望,感受孩子们求知的欲望,走出大山的期盼。跟城里小孩比,他们多了一份成熟,更多一份酸楚。看到孩子们笨拙的搓洗衣物,吃力的拧干晾晒;夜里半掩着衣被熟睡;面容不洁地打饭洗碗……身为人母的我,常常为之动容。我立志用我所学,培养孩子。

2008年汶川地震,我校也受灾深重,那一年我第一次认识了红粉笔志愿者,他们当时曾深入我校开展支教活动, 给孩子们带来了心灵的抚慰,也与老师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们的言行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我2004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扎根乡村学校,送走了一批批学生,也见证了乡村教育的发展变化,但作为一名偏远乡村小学的普通教师,受地域、学识等条件的限制,我也时常深感自己教育观念落后和教学能力的不足,为了更好地开展好教育工作,我想通过学习开拓自己的眼界,提升教学能力。

当年红粉笔来我校支教,听了各位志愿者的讲课,他们的认真、细致、投入、忘我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和孩子们。在他们离开时大家都留下了不舍的眼泪。通过不断的反思并寻找差距,我也希望自己朝这个方向努力,将好的教学理念带给我们学校的每位学生,让他们受益终身。

本周,在上海,雪佛兰红粉笔以十年支教经验为积淀,启动了乡村教师培训项目。共计30位来自不同乡村小学的老师将接受由教育专家及资深培训师组成的专业团队的授课,从教师心理、卫生应急处理、专业教学思路、儿童性教育启蒙等多维度,进一步拓宽眼界,打开乡村教师更深层次寓教于乐的思维模式。这既是向乡村教师们致敬,同时作为雪佛兰·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的组成部分,希望通过多样化的组合方式,将知识更高效地传递给更多的乡村孩子们,鼓励他们对未来怀揣梦想与希望。

人生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而雪佛兰红粉笔将不期改有期,让这份希望更绵长……

分享到:

点击分享给好友